中国健康网 — 查医院、找医生、咨询健康疑惑 上中国健康网
您所在的位置:健康首页 > 资讯 拨打960520免费查询
 
  瑜伽  
智慧瑜伽的终极追求
发表时间:2012-01-18 13:57:43 来源:瓯网
  

  商羯罗(Shankaracharya,约788~820年)是人类哲学史上罕见的天才,自小就卓异早慧,拥有高耸云端的奇拔之天资,漫游印度全境时,尤喜论辩,将那个时代最著名的各派论师尤其盛极一时的大乘佛学在印度几近绝迹。正如汤用彤先生所语:“然自阿输迦至商羯罗,实为印度哲学极盛时代。商羯罗者,居此期末叶,吠檀多宗之大师也。印度论者,谓其智深言妙,遂灭佛法……遂至大法东移,渐成绝响,婆罗门之势乃再盛耳。”

  商羯罗对吠檀多原典的注疏,历来被认为是印度哲学的经典文献,而其个人的作品,重要的如《示教千则》、《分辨宝鬘》等,而我现在手上的就是商羯罗的另外一本重要著作《自我知识》的译本兼释论,即《智慧瑜伽》。

  该书乃王志成于2011年9月份在四川人民出版社推出的最新作品,作为对灵性大师商羯罗的《自我知识》的翻译与释论,它以汉语的形式面世,对我们的印度哲学研究以及瑜伽实践都具有重要的意义,而且作为多年来从事世界宗教多元论与跨文化对话研究的学者,王志成个人对于吠檀多哲学文本的阐释也自然为我们在全球化背景下,对于世界宗教对话理论提供一些崭新的理解和视角。

  有趣的是,“认识你自己”,这句被刻在古希腊德尔菲太阳神庙宇上的铭文似乎是东西方哲人一致的出发点。印度奥义书中的圣人,中国的老庄之道和以苏格拉底为代表的古希腊哲人都不谋而合地在此相聚晤面。而商羯罗的《自我知识》就是在延续奥义书的智慧传统的同时,对印度宗教与哲学在新时代的境遇下作出的新发展与新回应。王志成在提及这一哲学传统在西方每况愈下的衰落史时说:“西方哲学传统中的‘认识你自己’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精神智慧的传统正在逐渐丧失,已从纯粹的精神传统转向了对细微的物质客体的认识,走向了认识论的领域。”

  那么就印度哲学而论,什么是“自我”以及“自我知识”呢?

  王志成在书中首先是引用《自我奥义书》将“自我”区分成三类:外自我,内自我和超上自我。而超上自我就是“纯粹自我,是‘我之为我’的那个本质,也就是我们始终在追问的‘我是谁’的那个谁。”而《自我知识》中的“自我”当然就是指这至高的超上自我,即阿特曼;而“自我知识”就是沿着这条道路的不断分辨与精神探索,最后发现“自我”就是宇宙的本体“梵”——我即梵:“从里到外,我充满一切事物,就像以太一样。我不变,在一切之中同一,我纯粹、纯洁、不依附、不可改变。我确实是那个至上的梵。这个梵永恒、纯洁、自由;这个梵唯一、不可分、非二元;这个梵具有喜乐、真理、知识和无限之性质。”

  我们知道,传统意义上的知识是无法认识自我的,因为其运思的工具不外乎是j借着感官与理性。而自我极其精微,属于内在的维度。为了让阿特曼自动呈现,反而须让感官平息,理性中止。而控制感官,控制心意的手段就是瑜伽(Yoga),于是《智慧瑜伽》为我们展开了对瑜伽的崭新理解。

  王志成在诠释第14颂的五鞘(kosa)时说道:

  “瑜伽的本质是让人达到个体自我与宇宙自我的亲证联结,也即亲证梵我合一。”

  而五鞘就是覆盖在阿特曼身上的五个鞘壳,即粗身鞘、能量鞘、心意鞘、智性鞘和喜乐鞘,而阿特曼藏在五鞘里面,正如火焰藏在木头,宝剑藏在剑鞘之中一样,为了让阿特曼,呈现,必须通过一系列的瑜伽。作为强调自我知识的智慧瑜伽与其他瑜伽之不同在于,它是直接摧毁无明与诸多生命烦恼的火焰,商羯罗在第2、3颂中云:

  “正如火是烹饪的直接原因一样,(唯有)知识而非其他任何形式的戒行才是解脱的直接原因。因为没有知识就不能获得解脱。……只有知识才能摧毁无明,正如只有光明才能驱赶黑暗。”

  所以,智慧瑜伽是直接导致解脱的究竟法门,使人挣脱灵性无明与宇宙摩耶捆绑的根本手段。但是,这绝不意味着其他的瑜伽与修行实践如行动瑜伽,胜王瑜伽,虔信瑜伽在寻求解脱方面是无效的,恰恰相反,智慧瑜伽也只有在其他瑜伽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如同启明星为白昼的全面开启而准备。这一点,该书的开篇就说得很明白:

  “我创作《自我知识》是为了这样一些人:通过苦修,他们已经得到了(身心)净化,心中平静,摆脱了感官欲求,他们渴望获得解脱。”

  这无疑为我们增进了对瑜伽的深度理解,即瑜伽的最终目的乃指向生命的解脱。何为解脱?解脱就是意识与觉知的彻底转化,印度著名哲学家拉达克里希纳在其皇皇巨著《印度哲学宝库》中曾说道:

  “臻达自由之境是指世界还保持其原样,而我们的视野却已经发生了变化,解脱也并不是要将此世间消融,而是将我们虚假的视域换之以真实的视域,即智慧。”

  可见,这些印度哲人通过哲学,所追求的不仅仅是“爱智慧”,而是成为“智慧”本身,故“知自我者再无忧伤”,“知梵者则成为梵”。抵达此境的人也就成了移动的圣殿,世间的智慧明灯。就这种生命炼金术使得生命内在的觉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王志成在书中打了一个非常漂亮的比喻,即石墨变成了金刚石:同一种原子,只是因原子的内在结构的转变,使得极其柔软的质地成了坚不可摧的无上金刚。

  另外,《智慧瑜伽》也给了我们很多面对全球化与世界宗教对话时候所应持的理性态度。

  因其不二的哲学特性,故智慧瑜伽坚持不同信仰的有效性,这不仅超越了排他论、兼容论和多元论,而且提供了一种自我超越的、纯粹的生活道路。

  王志成在书中还引用印度十九世纪的大圣人室利·罗摩克里希的一段话:

  “上帝既可以说人格的,也可以是非人格,既可以有形,也可以无形。这是为什么?因为,上帝的形象依赖于人的心意。如果你用强烈的感情去渴望上帝,上帝就可能是有形的,人格的;如果你用哲人的理智思考上帝,上帝可能是无形的,非人格的。”其传达出来的乃是一种不执的艺术。因所有的痛苦,烦恼,轮回,束缚与纠结都来自于执著,对于自己所接受的文化图景过度地执取与依赖,其实并不利于当今世界大势下的文化相遇时候的命运走向。

  此外,王志成还根据商羯罗的《自我知识》的第39颂“智者只应该理智地将整个客观世界融入阿特曼,经常地把阿特曼看作无瑕的天空”大胆提出了一种“减法”——回归与复根的想法,并将它与老子,与耶稣,与普罗提诺等东西方思想做类比,告诉我们一个存在于人类智慧里边的童年与黄金时代。

  □朱文信

  商羯罗(Shankaracharya,约788~820年)是人类哲学史上罕见的天才,自小就卓异早慧,拥有高耸云端的奇拔之天资,漫游印度全境时,尤喜论辩,将那个时代最著名的各派论师尤其盛极一时的大乘佛学在印度几近绝迹。正如汤用彤先生所语:“然自阿输迦至商羯罗,实为印度哲学极盛时代。商羯罗者,居此期末叶,吠檀多宗之大师也。印度论者,谓其智深言妙,遂灭佛法……遂至大法东移,渐成绝响,婆罗门之势乃再盛耳。”

  商羯罗对吠檀多原典的注疏,历来被认为是印度哲学的经典文献,而其个人的作品,重要的如《示教千则》、《分辨宝鬘》等,而我现在手上的就是商羯罗的另外一本重要著作《自我知识》的译本兼释论,即《智慧瑜伽》。

  该书乃王志成于2011年9月份在四川人民出版社推出的最新作品,作为对灵性大师商羯罗的《自我知识》的翻译与释论,它以汉语的形式面世,对我们的印度哲学研究以及瑜伽实践都具有重要的意义,而且作为多年来从事世界宗教多元论与跨文化对话研究的学者,王志成个人对于吠檀多哲学文本的阐释也自然为我们在全球化背景下,对于世界宗教对话理论提供一些崭新的理解和视角。

  有趣的是,“认识你自己”,这句被刻在古希腊德尔菲太阳神庙宇上的铭文似乎是东西方哲人一致的出发点。印度奥义书中的圣人,中国的老庄之道和以苏格拉底为代表的古希腊哲人都不谋而合地在此相聚晤面。而商羯罗的《自我知识》就是在延续奥义书的智慧传统的同时,对印度宗教与哲学在新时代的境遇下作出的新发展与新回应。王志成在提及这一哲学传统在西方每况愈下的衰落史时说:“西方哲学传统中的‘认识你自己’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精神智慧的传统正在逐渐丧失,已从纯粹的精神传统转向了对细微的物质客体的认识,走向了认识论的领域。”

  那么就印度哲学而论,什么是“自我”以及“自我知识”呢?

  王志成在书中首先是引用《自我奥义书》将“自我”区分成三类:外自我,内自我和超上自我。而超上自我就是“纯粹自我,是‘我之为我’的那个本质,也就是我们始终在追问的‘我是谁’的那个谁。”而《自我知识》中的“自我”当然就是指这至高的超上自我,即阿特曼;而“自我知识”就是沿着这条道路的不断分辨与精神探索,最后发现“自我”就是宇宙的本体“梵”——我即梵:“从里到外,我充满一切事物,就像以太一样。我不变,在一切之中同一,我纯粹、纯洁、不依附、不可改变。我确实是那个至上的梵。这个梵永恒、纯洁、自由;这个梵唯一、不可分、非二元;这个梵具有喜乐、真理、知识和无限之性质。”

  我们知道,传统意义上的知识是无法认识自我的,因为其运思的工具不外乎是j借着感官与理性。而自我极其精微,属于内在的维度。为了让阿特曼自动呈现,反而须让感官平息,理性中止。而控制感官,控制心意的手段就是瑜伽(Yoga),于是《智慧瑜伽》为我们展开了对瑜伽的崭新理解。

  王志成在诠释第14颂的五鞘(kosa)时说道:

  “瑜伽的本质是让人达到个体自我与宇宙自我的亲证联结,也即亲证梵我合一。”

  而五鞘就是覆盖在阿特曼身上的五个鞘壳,即粗身鞘、能量鞘、心意鞘、智性鞘和喜乐鞘,而阿特曼藏在五鞘里面,正如火焰藏在木头,宝剑藏在剑鞘之中一样,为了让阿特曼,呈现,必须通过一系列的瑜伽。作为强调自我知识的智慧瑜伽与其他瑜伽之不同在于,它是直接摧毁无明与诸多生命烦恼的火焰,商羯罗在第2、3颂中云:

  “正如火是烹饪的直接原因一样,(唯有)知识而非其他任何形式的戒行才是解脱的直接原因。因为没有知识就不能获得解脱。……只有知识才能摧毁无明,正如只有光明才能驱赶黑暗。”

  所以,智慧瑜伽是直接导致解脱的究竟法门,使人挣脱灵性无明与宇宙摩耶捆绑的根本手段。但是,这绝不意味着其他的瑜伽与修行实践如行动瑜伽,胜王瑜伽,虔信瑜伽在寻求解脱方面是无效的,恰恰相反,智慧瑜伽也只有在其他瑜伽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如同启明星为白昼的全面开启而准备。这一点,该书的开篇就说得很明白:

  “我创作《自我知识》是为了这样一些人:通过苦修,他们已经得到了(身心)净化,心中平静,摆脱了感官欲求,他们渴望获得解脱。”

  这无疑为我们增进了对瑜伽的深度理解,即瑜伽的最终目的乃指向生命的解脱。何为解脱?解脱就是意识与觉知的彻底转化,印度著名哲学家拉达克里希纳在其皇皇巨著《印度哲学宝库》中曾说道:

  “臻达自由之境是指世界还保持其原样,而我们的视野却已经发生了变化,解脱也并不是要将此世间消融,而是将我们虚假的视域换之以真实的视域,即智慧。”

  可见,这些印度哲人通过哲学,所追求的不仅仅是“爱智慧”,而是成为“智慧”本身,故“知自我者再无忧伤”,“知梵者则成为梵”。抵达此境的人也就成了移动的圣殿,世间的智慧明灯。就这种生命炼金术使得生命内在的觉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王志成在书中打了一个非常漂亮的比喻,即石墨变成了金刚石:同一种原子,只是因原子的内在结构的转变,使得极其柔软的质地成了坚不可摧的无上金刚。

  另外,《智慧瑜伽》也给了我们很多面对全球化与世界宗教对话时候所应持的理性态度。

  因其不二的哲学特性,故智慧瑜伽坚持不同信仰的有效性,这不仅超越了排他论、兼容论和多元论,而且提供了一种自我超越的、纯粹的生活道路。

  王志成在书中还引用印度十九世纪的大圣人室利·罗摩克里希的一段话:

  “上帝既可以说人格的,也可以是非人格,既可以有形,也可以无形。这是为什么?因为,上帝的形象依赖于人的心意。如果你用强烈的感情去渴望上帝,上帝就可能是有形的,人格的;如果你用哲人的理智思考上帝,上帝可能是无形的,非人格的。”其传达出来的乃是一种不执的艺术。因所有的痛苦,烦恼,轮回,束缚与纠结都来自于执著,对于自己所接受的文化图景过度地执取与依赖,其实并不利于当今世界大势下的文化相遇时候的命运走向。

  此外,王志成还根据商羯罗的《自我知识》的第39颂“智者只应该理智地将整个客观世界融入阿特曼,经常地把阿特曼看作无瑕的天空”大胆提出了一种“减法”——回归与复根的想法,并将它与老子,与耶稣,与普罗提诺等东西方思想做类比,告诉我们一个存在于人类智慧里边的童年与黄金时代。

责任编辑:汪克倩

提示:任何关于疾病的建议都不能替代执业医师的面对面诊断。所有门诊时间仅供参考,最终以医院当日公布为准。
网友医生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请谨慎参阅,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服务条款 | 意见与建议 | 业务联系 | 英才加盟
指导单位:浙江省医学会  技术支持:鑫康网络